账号:
密码:
完本阁 > 其他类型 > 斗罗之无处可桃 > 33、无处可桃
  一觉睡到自然醒的陌暖眼睛都还没睁开,手就先一步朝着左右伸展开来,但是没有收到阻拦的手臂再告诉自己身边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只能失落的收回手的陌暖不自觉抱成一团,突然有点想哭了。
  “是在找风致吗,他有一件必须要亲自处理的事情,所以特意嘱咐我来陪你。”
  已经在床边守候许久的古榕看着因为没有安全感而缩成一团的陌暖,虽然他赞成宁风致找回陌暖过去的做法,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内心深处将他骂无数遍。
  “才没有,有骨叔在就够了,而且我再也不要看到风致了。”
  古榕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空荡荡的心突然又暖起来的陌暖扯着被子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有些低落的声音闷闷的从被子里传出。
  “风致又惹你生气了?说吧,这次你希望骨叔怎么帮捉弄他。”
  没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古榕还以为这只是与以前一样的小打小闹,但是陌暖长久的沉默很快让他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刚想张嘴说点什么,却被恢复常态的陌暖打断了思绪。
  “骨叔,你瞧瞧带我去看新来的客人吧,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捉弄他们。”
  昨天有答应过风致与两个人见上一面,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也可以,所以完成约定的自己只是不小心看到了陪着他们的风致,这种错误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好像七宝琉璃宗才是最富有的宗门,但是为什么武魂殿的人大多都穿着一套金光闪闪的盔甲,闪的她眼睛都疼了。总不能是因为他们骤然暴富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显摆,所以干脆人均一套金闪闪的盔甲?嗯,这种情况,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这种老土的炫富手段,也太low了。
  不对不对,武魂殿可是民心所向,怎么会因为这种低级的理由而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对了,一定是为了让他们中最重要的人能被人一眼看到,所以身为圣女的比比东才会与他们的穿着不一样,那一身银白衣服再配上她那头玫粉色的长发,真漂亮。
  “嘿嘿嘿,骨叔,她真好看。”
  紧盯着比比东发呆的陌暖口水都差点流出来,心跳疯狂加速的她不自觉的朝着她的方向靠近在靠近,一点也没察觉到自己的怪异行为早就已经被人发现了。
  “陌暖,你……”
  看着距离比比东越来越近的陌暖,有心想说点什么的古榕在宁风致的摇头示意下闭上了嘴,眼睁睁的看着她主动的送上门。
  而另一边因为陌暖的突然出现,默契停下交谈的几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假装自己只是无意间经过,一步叁张望,但却极其具有目的性的缓慢靠近过来,最后紧紧的抓住了千寻疾的红色披风下摆的金发女子。
  ?????
  [大哥二哥最好了,等桃桃处理完了姐姐的事情后,绝对会去昊天宗找你们的。]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封号斗罗要有封号斗罗的样子。]
  [桃桃,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因为姐姐最喜欢念桃了,所以只要有姐姐在的地方就是念桃的家。]
  越是靠近这个人,脑袋里被藏起来的那些自己本不应该忘记的记忆就跳出来的越多,明明害怕不停发抖,但是腿却不听使唤的继续朝着那个走去。
  “对不起,桃桃太笨了,一不小心迷路了,还傻乎乎的忘记了回家的路。”
  所有的碎片全都集齐的时候,一根无形的线突然出现将它们全都串联在了一起,找回所有的陌暖这才发现,原来昊天双星并没有骗自己,是自己没能完成与他们之间的约定。还有教皇,为什么自己会忘了曾经答应过他,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最终都会回到他的身边。
  “没关系,我会找到你,然后接你回家。”
  虽然眼前的人儿样貌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这并不妨碍千寻疾认出她是念桃,看着她紧揪着自己披风害怕这只是一场梦而不愿意松手的样子,许多话要说的千寻疾最终只是伸出手,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
  “但是约定明明是很重要的事情,擅自忘掉约定我真的可以被原谅吗,可是唯一能配得上例外的人并不是我啊。”
  陌暖与念桃的记忆不断地在脑海里翻腾,徘徊着不知道该做出怎样选择的陌暖抽了抽鼻子,不敢抬头看面前的人。陌暖不想遵守约定,因为这样她就可以继续见到风致了,他们未来的孩子也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念桃想要遵守约定,因为这样她就找了她的心之所在还有栖身之处,虽然会因为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那些都不是你的错,所以我原谅你了,欢迎回家,我最亲爱的妹妹。”
  比比东是全场唯一一个知道陌暖说的那些话里意思的人,朝着陌暖张开双手的她带着鼓励的眼神看着那个不愿抬头的笨蛋妹妹,然后某个得到肯定回答的人松开了被捏的皱巴巴的披风,连滚带爬的扑到了她的怀里,哭的好大声——果然自己的妹妹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一点都没有变,明明胆小怕事但却又总是喜欢惹是生非。
  做完选择的陌暖那头金色的长发如同被施了魔法一样,渐渐显露出原本的粉色,翡翠一样的眼眸也变为了淡淡的粉色,现在的她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比比东和她之间的关系,而拾光用来霸占念桃的小手段,至此已经完全被解开了。
  另一边看着一边在比比东怀里哭个不停,一边还能吐词清晰的打着小报告的念桃,七宝琉璃宗的叁位成功的被她大了眼界——他们不是没给自己打过预防,比比东只要站在那里,就能稳居念桃心中第一位子,血缘关系么,他们可以理解。但是念桃实在是有点过分了,那些过于离谱的事情,他们哪怕真有那个贼心,也真没贼胆做出来。
  “慢慢等等吧,不诉完苦的念桃是不可能停下来的。”
  就知道自己和比比东同时在场的时候,念桃的眼里不可能看到自己,被当成用完就抛的工具人千寻疾非常有自觉的走到一旁,反客为主的招待起了叁个渐渐苦着脸的家伙。
  BY:哎呀,又码完一章了,我骄傲,接下来收个尾就完事了,争取一章之内解决。
  千寻疾:唉,果然还是我太天真,居然以为念桃是在对我说话。
  比比东:这场景我好像有点熟,让我想想,之前无良老师诱哄念桃的时候,她是不是为了避免自己不同意,也用了和现在一样的方法。